馬來西亞的咖啡文化是如何演變的?

20210601_110757755_iOS

在當今的吉隆坡,精品咖啡店並不是一個罕見景象。儘管傳統咖啡店(馬來語:kopitiam,類似於茶餐廳)在歷史上一直是主流,但情況開始發生變化。咖啡連鎖店和獨立咖啡館正在改變許多馬來西亞人在公共場合消費咖啡的方式。

租金上漲和全球性咖啡消費方式的變化,在很大程度上促進了這一趨勢的增長,但還有其他因素需要考慮。馬來西亞絕不是咖啡生產大國——其產量在全球排名第60位左右——但它作為利比里亞咖啡的主要生產國,則擁有著獨特的地位。

這篇文章將了解馬來西亞的咖啡文化,它是如何變化的,以及這個國家面臨的一些挑戰。

01 馬來西亞咖啡& 傳統咖啡店

儘管從技術上來說,馬來西亞位於咖啡豆生長帶,但它並不是一個著名的產地。它的產量很低,而且,自20世紀末以來一直在穩步下降。
在20世紀90年代末和21世紀初,有消息稱馬來西亞的咖啡產量接近40000噸。今天,這一數字估計在3000-4000噸之間。
究其原因,很大程度上被認為是其他有利可圖的農業出口(包括棕櫚油)的出現、不可持續的田間管理技術和不斷增加的勞動力成本所導致的。
馬來西亞主要種植利比里亞咖啡。雖然利比里亞是咖啡中的第三大種類,但它佔世界總咖啡種植量的不到1%。
利比里亞主要生長在東南亞,以馬來西亞和菲律賓為主。大部分的利比里亞在國內消費,因為國際上對它的需求很少。
這就是傳統咖啡店的由來。傳統咖啡店提供當地生產的低成本混合咖啡(利比里亞和羅布斯塔混合,並與人造黃油一起烘烤,使它們呈現出濃郁的黃油香氣和風味)。
然而,傳統咖啡店的生存“岌岌可危”。馬來西亞首都的高租金正在推高成本,而這迫使他們在競爭激烈的市場中出局。最終,規模較大、擁有更高咖啡利潤的咖啡連鎖店成為新贏家。
與此同時,大約十年前,第三波咖啡文化來到馬來西亞,並開始吸引更廣泛的年輕城市消費者,進一步威脅到馬來西亞的傳統咖啡店。20210601_110802322_iOS

02 烘焙& 進口

然而,儘管精品咖啡店在吉隆坡變得越來越普遍,但對於精品咖啡烘焙師來說,情況未必如此。
在吉隆坡,只有五到十家比較大型的精品咖啡烘焙商,有幾家為酒店等提供服務的商業咖啡烘焙商,以及一些精品咖啡館會進行自烘焙。
在馬來西亞,咖啡烘焙商很難從某些國家進口咖啡生豆。貿易商和烘焙商只能從一系列“註冊”的國家進口咖啡豆,即便如此,進口也要經歷一個非常複雜的程序。
雖然可以從巴西、哥倫比亞、危地馬拉和埃塞俄比亞進口咖啡生豆,但從其他地方購買要困難得多,例如巴拿馬、厄瓜多爾、玻利維亞、秘魯、剛果民主共和國、也門等,都是被禁止的。
進口程序非常複雜。首先,需要一個合適的進口許可證,這只能從農業部獲得。他們要求出示農場的證明,農場的確切位置,農民是誰,咖啡是如何採摘的,它們是如何儲存的,它們是如何脫殼的……並且,需要照片、聯繫方式和對一切的解釋。
對於在世界另一端尋找咖啡生豆的烘焙商來說,這些信息可能很難獲得。曾經有人試圖進口肯尼亞咖啡,耗費整整一個月的時間進行申請,當咖啡豆到達馬來西亞時,海關不允許它進來,因為以前沒有人把它帶進來過。
如果沒有種類豐富的精品級咖啡生豆,精品烘焙商將變得更加困難。儘管如此,這並不意味著馬來西亞的咖啡烘焙沒有改變。可以看到在過去兩年間,個人烘豆師和自烘焙咖啡店的數量大幅上升。
但他們烘焙的很可能不是精品咖啡,因為網購渠道的不可信。因此,馬來西亞的大多數烘豆師並不聲稱烘焙精品咖啡,而是將他們的咖啡貼上“新鮮烘焙”的標籤。

20210601_110816295_iOS

03 利比里亞:有機會嗎?

如果沒有能力進口咖啡生豆,馬來西亞烘豆師們還能做什麼呢?
近年來,一些人已經開始嘗試將利比里亞作為一個潛在的機會。利比里亞可以產生多種風味,但也伴隨著挑戰。首先,利比里亞需要更長的採摘時間,因為咖啡樹很高。其次,利比里亞咖啡櫻桃有著非常厚而堅韌的果肉,很難加工處理和烘烤。
當地的一些咖啡農場已經嘗試著用多種處理法來加工利比里亞。日曬處理的利比里亞通常會有酒香、菠蘿蜜的風味;蜜處理的則有榛子和巧克力的味道。
儘管有這些創新,國內對精品利比里亞的興趣仍然很低。此外,採摘咖啡櫻桃、去除堅硬的果肉和選擇合適的烘烤方式,這些挑戰意味著,即使採摘、加工和銷售精品利比里亞,價格也很昂貴。
人們普遍缺乏關於利比里亞應該如何加工及烘烤的意識和信息,這影響了質量和需求。

20210601_110820682_iOS

04 培育精品阿拉比卡

馬來西亞有兩個新興的咖啡種植區:沙巴和沙撈越。前者尤其以種植阿拉比卡而聞名。在馬來西亞,精品級阿拉比卡的生產是新生事物。該國的大部分阿拉比卡植物在19世紀末葉銹病流行期間被消滅,並被利比里亞迅速取代。
今天,一小部分生產者正在種植卡蒂姆和鐵皮卡的雜交品種,在培育過程中非常小心,並嘗試了一系列加工方法。
利比里亞是一種由家庭世代種植的傳統作物。對阿拉比卡來說,情況並非如此。這些精品阿拉比卡咖啡種植者中,有許多都是20多歲、30多歲的年輕人。儘管精品阿拉比卡的種植仍處於萌芽狀態,但很振奮人心。

20210601_110824812_iOS

像東南亞的許多其他國家一樣,馬來西亞有著有趣的咖啡種植歷史和獨特的咖啡文化。儘管目前的咖啡生產不像過去那樣有利可圖,但人們顯然有興趣重振它。
而且,國內對咖啡消費的興趣仍然很高。吉隆坡等地精品咖啡店的出現正在推動馬來西亞人改變喝咖啡的方式、地點和原因。儘管咖啡烘焙和精品級阿拉比卡的生產仍在發展中,但很明顯,這將是一個值得關注的市場。

文章來源於吃喝情報局 ,作者Sandy Ying 編譯| Sandy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