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你走進巴拿馬精品咖啡

儘管巴拿馬自20世紀初就開始種植咖啡,但最近20年才因為高品質的咖啡豆而逐漸被世界認識。

今天,很大程度上得益於瑰夏的成功,巴拿馬以生產高品質咖啡而聞名世界,受到世界各地烘焙師、買家和咖啡師的追捧。

繼續閱讀,了解更多關於巴拿馬咖啡,以及巴拿馬如何成為一個理想的精品咖啡產地。

20201207_053201072_iOS

巴拿馬咖啡豆產區

巴拿馬是一個位於“咖啡種植帶”沿線的國家,氣候適宜種植咖啡。根據美國農業部的數據,巴拿馬80%以上的咖啡是阿拉比卡咖啡,其餘20%是羅布斯塔咖啡。

羅布斯塔主要生長在低海拔地區,包括Cocle、Panama Oeste、Colón、Veraguas、Herrera、Los Santos、Bocas del Toro、Panama Este 以及Darien。

但是,奇里基省(Chiriquí Province)的高山高地為阿拉比卡植物提供了理想的條件。也許最有名的山區小鎮波奎特(Boquete)以其優質的阿拉比卡而聞名,部分原因是其海拔在1,000至2,800m之間

在奇里基地區種植的咖啡主要用於出口,而在低地地區種植的羅布斯塔咖啡主要供應當地咖啡消費。

該國每年消費約2000萬公斤咖啡,人均消費量約為5公斤。在大多數咖啡生產國中,人均消費量通常在1至3公斤之間。可見巴拿馬的咖啡消費量相對較高。

20201207_053203846_iOS

奇里基省

奇里基省的高山地區為種植阿拉比卡植物提供了理想的海拔高度。奇里基的三個主要咖啡種植區是Boquete、Tierras Altas和Renacmiento。

該省位於中美洲火山弧(CAVA)沿線,其中包括巴魯火山,擁有全國最高的海拔,3474m。

巴魯是一座活火山,最近的一次爆發是在16世紀。據記載爆發發生在450年前,火山灰散落在周邊區域的土壤中。因此,火山周圍地區的土壤養分豐富,肥沃,使它成為種植咖啡的理想選擇。

奇里基地區還得益於該國獨特的氣候條件。巴拿馬有100多個“小氣候”,這意味著不同地區的氣候差異性非常大。

20201207_053206800_iOS

巴拿馬的咖啡品種

巴拿馬獨特的條件使生產者能夠種植許多優質品種,包括卡杜艾(Catua i)、卡杜拉(Caturra)、象豆(Maragogype)、新世界(Mundo Novo) 等。然而,今天巴拿馬最出名的咖啡品種是瑰夏Geisha

儘管巴拿馬咖啡與瑰夏聯繫在一起,但這種咖啡實際上來自埃塞俄比亞,20世紀60年代才在巴拿馬種植。瑰夏具有良好的甜度和明亮的酸度,並且帶有果香和花香。

Francisco Serracín是Don Pachi (唐.佩奇莊園的所有者。他的家族在巴拿馬種植咖啡已有近150年的歷史。他告訴我,是他的父親,Francisco Serracín (也就是大家熟知的Don Pachi)首先將瑰夏品種引入巴拿馬。

Don Pachi是巴拿馬農業發展部“特別計劃”的創始人。他曾在哥斯達黎加的熱帶農業研究和高等教育中心(CATIE)呆過一段時間,在那裡他收到了瑰夏的種子。帶回巴拿馬後他把種子分發給其他生產者。

Francisco 告訴我,他的父親是一個非常有遠見的人。

“他看到了咖啡今天的樣子,一種代表著獨特、品味的優質產品,有著不同的市場。”。

“瑰夏品種的偶然到來是幫助巴拿馬咖啡業發展的關鍵因素,也是瑰夏將巴拿馬與精品咖啡緊密的聯繫在了一起。”

20201207_053209737_iOS

巴拿馬精品咖啡協會

儘管瑰夏品種在1960年代傳入巴拿馬,但直到1997年巴拿馬精品咖啡協會(SCAP)才成立。

精品咖啡協會的成員重視咖啡種植的品種及品質而不是高產。這些生產者也學會了杯測和品嚐咖啡,反過來他們對種植的品種也變得更加挑剔。

1998年,在巴拿馬精品咖啡協會成立一年後,the Best of Panama (BOP) 誕生了。2001年,BOP舉行了第一次國際在線拍賣會,全球買家競購巴拿馬咖啡。

拍賣會給巴拿馬咖啡以及原產自巴拿馬的咖啡帶來了更大的曝光率。當時,每磅2美元的價格對生產者來說已代表了競拍的成功。

20201207_053212817_iOS

轉折點

Wilford Lamastus Jr.是Lamastus家族(艾利達莊園)的第四代咖啡生產商。他告訴我,由於瑰夏咖啡和BOP,這個行業逐年呈指數級的增長。

Wilford 說:“當時,由於咖啡的質量以及在競爭中獲得的排名,咖啡的價格有所上漲。儘管買家願意為咖啡支付溢價,但咖啡之間的風味區別不明顯。這也就是瑰夏更受歡迎的原因。

雖然許多咖啡生產家庭從Don Pachi那裡得到了瑰夏,但第一個以創紀錄價格出售瑰夏的是來自Hacienda La Esmeralda (翡翠莊園)的Daniel Peterson。在2004年的BOP大會上,來自Hacienda La  (埃斯梅拉達莊園的瑰夏以每磅21美元的歷史價格售出。

Wilford 解釋說:“此次之後,市場開始考慮品種。對品種的重視從那天開始,當時買家意識到瑰夏是一種獨特而特殊的品種。”

20201207_053215922_iOS

三年後的2007年,另一種來自Hacienda La Esmereda 的咖啡售價衝破了兩位數,達到130美元。在接下來的十年裡,Hacienda La 莊園又打破了四項拍賣紀錄。

2017年之後,接下來的兩項紀錄是由Lamastus Family (艾利達莊園)創造的。2018年,他們的瑰夏以一磅803美元的價格售出,並在2019年以每磅1029美元的價格衝到了四位數。

自2014年以來,瑰夏的價格每年都會破紀錄。儘管Covid-19 流感大流行,但瑰夏的價格依然打破了世界紀錄。

然而,在2020年BOP,無論是Lamastus Family莊園還是Hacienda La莊園,都沒有創造出新的價格紀錄。取而代之的是來自Finca Sophia (索菲亞莊園) 的水洗瑰夏,以每磅1300.50美元的驚人價格創下了咖啡拍賣的新世界紀錄。

這一紀錄已經連續六年被打破,這顯示了巴拿馬精品咖啡的驚人增長,以及瑰夏品種的影響力。

20201207_053219056_iOS

巴拿馬精品咖啡消費文化

在2000年之前,巴拿馬精品咖啡的消費量很少。然而,生產方面的巨大變化已經反映在全國精品咖啡店數量的增加上。

Alberto Bermúdez 是巴拿馬Café Unido 咖啡館的創始人和烘焙師。他告訴我,Café Unido 咖啡館於2014年開業,目的是與消費者分享高品質的巴拿馬咖啡,從而將他們與生產商聯繫起來。

Alberto 說,他認為這一代人的變化非常大。年輕的消費者更願意嘗試他們的咖啡,而老一輩的人對咖啡的“好”有不同的看法。

“這是完全不同的,巴拿馬精品咖啡有花香、果味和更時髦的味道,而不是傳統深烘焙咖啡的味道。

20201207_053222222_iOS

“精品咖啡有一個重點,那就是沖煮。不同於其他奢侈品,好的沖煮是充分享受和體驗好咖啡的必要條件。”

他補充說,巴拿馬家庭沖煮的數量最近有所增加,這對整個行業是積極的。“當你自己煮咖啡的時候,會更好地理解和欣賞它。”

隨著咖啡店數量的增加,巴拿馬有越來越多的教育機會,使消費者能夠提高對咖啡的認識。這些活動包括開放式品鑑會、網絡研討會和其他大型活動,如“La Cosecha”。

20201207_053225231_iOS

在撰寫本文時,巴拿馬保持著拍賣會上最貴的世界紀錄。它是許多咖啡師和烘焙師的首選。

展望未來,巴拿馬咖啡業面臨的最大挑戰是怎樣不斷創新。然而,與此同時,人們也認識到有必要繼續增加國內消費,推動巴拿馬咖啡消費者成為本國優質精品咖啡的“代言人”。

文章來源於SameCoffeeAcademy ,作者skymanson

注:本文圖文來源於網絡,本文譯者照實翻譯,其內容不代表本號觀點,如有異議,可留言討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