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主要生產國大全

兩個事實:

①世界上大部分咖啡生產國都是發展中國家,咖啡農的日子並不好過;

②咖啡愛好者容易產生幸福感,因為足不出門,也能喝遍世界好咖啡;

640-11
咖啡生產國

全世界逾1/3 的國家生產咖啡,其中大部分位於南北迴歸線之間。每個國家生產的咖啡類型各有不同,某些地區更有自己的獨特特性。有的國家一年一收或一年兩收,還有的國家收穫季非常漫長,也就是說他們可以在一年中的大部分時間裡採收咖啡。以下將對40 大咖啡生產國的概況作簡要介紹(某些國家未能達到下文所述的商業標準,因此沒有標註在地圖上)。

非洲主要咖啡生產國

640-10


布隆迪

在精品咖啡的競技場上,布隆迪是個越來越引人重視的選手。似乎正因為這點,人們很容易忘記大部分的布隆迪國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中:2013 年,該國位列全球飢餓指數排行榜第二位。布隆迪是非洲最小的國家之一,全境種有咖啡。多為政府國有(這種情況開始有所轉變)的約150 家集中式水洗站是該國咖啡業務的重點,負責加工從數百家小型家庭式農場收上來的咖啡。這種操作模式基本沒有可追溯性,曾經引發人們的擔憂,而當局目前已對此有所警惕,正採取措施改善從農戶到烘焙商的信息流通渠道。從鄰國盧旺達傳來的細菌性疾病“馬鈴薯缺陷症”曾嚴重破壞布隆迪的咖啡產業,但如今似乎已得到控制。布隆迪和盧旺達兩國的咖啡風味很接近。


埃塞俄比亞

埃塞俄比亞是無數人心中的咖啡故鄉,如今,它也許是世界上最令人興奮的咖啡生產國。帝比卡品種的諸多天然原生品種為人們呈現出豐富多彩的美妙咖啡體驗。從花香和桃子香到甜檸檬、巧克力、阿薩姆紅茶和野生漿果的醉人味道,該國的咖啡風味極其多樣。哈勒爾地區的咖啡(尤以日曬法為佳)相當值得高看,南部耶加雪菲地區的水洗咖啡更是一絕。


肯尼亞

茶葉是肯尼亞的主要出口商品,佔該國出口總收入的21%,幾乎是咖啡出口額的4 倍。肯尼亞咖啡雖產量不高,但品質毋庸置疑。它讓我第一次領悟到咖啡的內涵——當然,還有其他咖啡的助陣——直到今天依然讓我嘖嘖稱奇。肯尼亞的咖啡果紅黑相間、飽滿多汁,以其酸性特徵聞名於世。肯尼亞咖啡多種植於中西部地區的大咖啡園或小農場,SL-28、SL-34 和K7 等帝比卡的雜交品種配合水洗法日漸成為主流。

640-9


馬拉維

馬拉維種植的咖啡品種繁多,甚至包括著名的瑰夏和卡蒂姆——這兩個在咖啡品質榜上分居頭尾的品種。馬拉維是世界上最小的咖啡生產國之一,這種咖啡品質混亂不均的現狀也說明該國完完全全處於咖啡生產的起步階段。就種植地區和品種的多樣性而言,我們有理由期待在將來看到品質優秀的馬拉維咖啡。


盧旺達

近些年來,盧旺達舉步艱難地在多災多難中掙扎,1994 年的種族大屠殺事件更是滅絕了該國將近1/10的總人口。咖啡在盧旺達的複蘇進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波旁種和米比瑞茲種(波旁種的盧旺達基因突變種)的出現給人以真正眼前一亮的感覺。最精品的盧旺達咖啡果香成熟而豐滿,但千萬要小心聲名狼藉的“馬鈴薯缺陷症”,這種由細菌引起的疾病是咖啡櫻桃的大敵。


坦桑尼亞

除了埃塞俄比亞,坦桑尼亞與非洲各大咖啡生產國均有接壤,可想而知,該國的咖啡生產風土條件和氣候同樣相當完美。坦桑尼亞西北部靠近維多利亞湖的地區廣泛種植著羅布斯塔咖啡,佔該國咖啡總出口的羅山周圍的火山高地上建有咖啡園,主要種植波旁、肯特和帝比卡等阿拉比卡品種,多汁的特點饒有風趣。

640-8


烏干達

烏干達是僅次於埃塞俄比亞的非洲第二大咖啡生產國。乍聽上去似乎很奇怪,因為市面上幾乎找不到高品質的烏干達咖啡。原因很簡單,烏干達主要種植的是土生土長的羅布斯塔咖啡,而且它還是僅次於越南的世界第二大羅布斯塔咖啡出口國。烏干達的阿拉比卡咖啡具有典型的非洲特色,高產而多汁;而西部地區的咖啡豆相對較重,經日曬法加工的被俗稱為“日曬珠戈”,經水洗法加工的則稱“水洗烏戈”。


贊比亞

贊比亞建成咖啡商業平台的時間只有不到50 年,是咖啡世界特別是精品咖啡領域相對的後起之秀。但也因為如此,由大型咖啡園牽頭的讚比亞基本實現了咖啡產業現代化,他們也是該國咖啡出口的絕對主力。給贊比亞咖啡的最恰當評語是“值得期待”,精品的咖啡樣例中可以找到新鮮的果味和酸度。


津巴布韋

與大多數非洲生產國不同,津巴布韋的咖啡生產量出現了急劇下滑的趨勢,年產量從20 世紀80 年代末的15000 噸下降到2013 年的區區500 噸。2000 年,效忠於總統羅伯特· 穆加貝的黑人激進分子掃蕩並查封了津巴布韋白人國民的農場,咖啡產量因此顯著下降。大片的咖啡種植地在暴亂中被糟蹋,國際社會後來也無意從新農戶的手裡收購咖啡。歐盟曾希望通過注資的方式重振津巴布韋的咖啡產業,但大部分咖啡種植園位於紛爭不斷的東部高地,對此憂心忡忡的歐盟實在不願意掏這筆錢。

美洲主要咖啡生產國

640-7


玻利維亞

玻利維亞近年來生產的咖啡相當不錯,但隨著其年產量的下滑,這個咖啡世界裡的小國看起來前途未卜。產量下降的部分原因是該國地形錯綜複雜,運輸十分困難;另一部分原因則相當現實,玻利維亞畢竟是個內陸國家,想要出口必須經過秘魯的各港口。古柯(製造可卡因的植物原料)的種植愈發有利可圖,這對本已非常脆弱的玻利維亞咖啡產業又是個巨大威脅。


巴西

自19 世紀中葉以來,巴西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咖啡生產國。巴西和咖啡密不可分,就連它的國名也幾乎成了這種產品的代名詞,難怪弗蘭克· 辛納屈要唱一首《巴西的咖啡也太多了吧》。巴西人種植咖啡的效率無人能及,僅靠咖啡出口一年就能收穫40 億英鎊(62億美元)。巴西咖啡的農業經營基本實現了機械化,而“先摘後揀”的態度實際上讓咖啡的品質相當參差不齊。全國80% 的咖啡由阿拉比卡品種構成,其中大部分分佈於該國的東南地區,而品質相對更高的樣例則來自個人農場。很難給如此龐大的“一國之咖啡”概括出幾種特定的風味,但酸度低,有黃油、牛奶巧克力和堅果味道的巴西咖啡始終讓我割捨不下。


哥倫比亞

哥倫比亞的咖啡很好地展示了地域性對咖啡特點的影響。從乾淨的酸度到堅果味、巧克力味和熱帶風情的咖啡,沿安第斯山脈南北走向而劃的狹長生產區域孕育出形形色色的阿拉比卡風格。哥倫比亞咖啡的可追溯性曾飽受爭議,但直接貿易模式的應用近年來愈發普遍,也帶動了某些口味相當出色的咖啡嶄露頭角,特別是來自納里尼奧省和托利馬中部地區的出品。

640-6


哥斯達黎加

哥斯達黎加咖啡通常是我推薦給新人的精品咖啡入門首選。1989 年,哥斯達黎加政府法定禁止種植羅布斯塔種,充分顯示出該國致力於打造高品質、高價值咖啡的決心。小種植戶群體發起了一場以工藝為中心的咖啡革命,他們自己投資濕磨設備,把咖啡加工過程的控制權大體交由機器負責,烘焙商也樂於見到這些可追溯性極強的咖啡,很多情況下就會傾向於生產出這些咖啡的特定農場。小微型磨機還帶動了蜜處理法的流行,使之成為該國咖啡的一大招牌特色。哥斯達黎加的咖啡風格多樣,值得花時間好好探索一番。通常來說,水洗咖啡甜度平衡,蜜處理和日曬的咖啡有非常質樸的泥土味。


古巴

近幾十年來,古巴的咖啡產量嚴重下滑。據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的數據,1961 年古巴的咖啡收成總面積達17 萬公頃,隨著卡斯特羅的革命及後續的咖啡農場國有化進程,這一數字到2011 年變成了26935公頃。國有化意味著農戶的報酬愈發微薄,古巴人仍然是世界上獲利最低的阿拉比卡種植戶。儘管如此,古巴的咖啡產量在過去的三年還是增長3 倍;伴隨著大門逐漸向外國投資者(試驗性地)敞開,該國的咖啡產量應該會繼續增長。這一增長猶如雪中送炭,因為古巴高達80% 的國產咖啡用於國內消費,不得不靠進口咖啡來滿足需求。古巴咖啡多為阿拉比卡種,主要種植於近聖地亞哥西南海岸的馬埃斯特臘山脈沿線。


多米尼加共和國

多米尼加共和國的人均咖啡消費量超過加勒比海諸島國,而他們的咖啡大多自產自用。這種經營模式通常難有高品質的產品,多米尼加也不例外。與海地接壤的中西部地區生產的咖啡溫和質輕有花香,還算不錯的選擇。


厄瓜多爾

儘管厄瓜多爾的氣候非常適於種植咖啡,某些地區更是高海拔阿拉比卡咖啡的優良耕種土壤,但該國40% 左右的咖啡卻是羅布斯塔種。厄瓜多爾的大部分阿拉比卡咖啡也相對品質較差,因此精品咖啡圈對這種日曬咖啡沒什麼興趣。好玩的是,有些羅布斯塔咖啡卻用水洗法處理,雖然它們品質一般,但反倒有自己獨特的風格。如果不盯著缺點看,南部地區種植的阿拉比卡咖啡還是能找到明亮的花香風味。


薩爾瓦多

薩爾瓦多的咖啡生產史相當悠久,曾一度是全世界第四大咖啡生產國。政治動盪、壓榨窮人、公民反抗和長期的軍人統治——這片地區太過常見的主題——依然在薩爾瓦多人民的記憶深處揮散不去,但咖啡產業卻經受住了動亂的紛擾。在高海拔地帶種植的波旁原生品種雖產量很低,但其香甜多汁的杯測品質是公認的薩爾瓦多代表性咖啡。該國於1950 年發現帕卡斯品種,與馬拉戈吉佩種(俗稱“象豆”)雜交後創造出優秀的帕卡瑪拉品種。薩爾瓦多生產的某些咖啡甜度極高、香氣複雜,尤以阿帕尼加——拉瑪提派克山脈附近的新種植產區為佳。

640-5


危地馬拉

咖啡、糖和香蕉每年都要為“危地馬拉最大宗出口商品”的頭銜爭搶得火熱。19 世紀末,咖啡引發原住民的大規模遷徙,20 世紀中葉,咖啡又惹來美國中央情報局,致使內戰爆發。可以說,危地馬拉過去150年的歷史與咖啡的關係難解難分。不過,這些大事件似乎並未對該國的咖啡品質造成影響。危地馬拉的咖啡地域特性強、標準普遍偏高,近年來生產過不少草本香和新鮮果香兼具的咖啡,讓我很是滿意。危地馬拉咖啡的可追溯性非常好,你可以關注種植於安提瓜島和韋韋特南戈省城鎮附近的卡杜艾和卡杜拉品種。


海地

1780 年,當時被稱為聖多明各的海地在法國人的殖民統治下呈現一派欣欣向榮的景象。他們那時候生產的咖啡供應了半個地球還多,如今卻只佔全世界總量的0.2%。海地不斷掙扎於政治動亂和貧困,最近又飽受自然災害之苦。這個國家幾乎所有的人口都是1804 年奴隸起義軍的後代,這確實是相當不多見的。森林砍伐和水土流失使該國咖啡產量下滑,特別是出口量大大降低的罪魁禍首。海地保有成功振興咖啡產業的潛力,但必須藉助政府支持和基礎設施建設合理安排的雙管齊下。海地的咖啡多以日曬法處理,而南部的某些產區逐漸開始探索水洗法的可能性。


美國(夏威夷)

在發達國家種植咖啡需要為勞動報酬、基礎設施等環節付出更高的成本,而夏威夷的全機械化採收設備更是開銷不菲。高成本加成功的市場營銷讓夏威夷咖啡賣出了天價,而假冒的夏威夷咖啡在世界各地也已屢見不鮮。咖啡本身的品質雖然達不到如此售價應有的水準,但潛力還是值得肯定。夏威夷咖啡有典型的島國咖啡風格,特點是牛奶巧克力味和偏低的酸度。


洪都拉斯

洪都拉斯是中美洲咖啡帶的最大咖啡生產國,作為主要出口產品,咖啡佔該國總出口額的15% 左右。政府40 餘年來的不懈支持極大地推動了咖啡產業的發展。以洪都拉斯咖啡協會(IHCAFE)的成立為起點,包括地區性品嚐站的建設使生產農戶接觸到完整的品質評估方法,多管齊下的綜合手段有效地改善了洪都拉斯的咖啡品質。很可惜,所有的努力都擋不住咖啡葉銹病的衝擊,洪都拉斯甚至為此在2013 年進入全國緊急狀態。洪都拉斯咖啡的可追溯性通常不錯,如果運氣好,你能體驗到波旁和卡杜拉品種的明亮多汁和蜜糖味風格。

640-4


牙買加

牙買加藍山地區以生產同名的咖啡品種而聞名,它可能是世界上商業營銷做得最好的咖啡種植產區。涼爽而多霧的氣候極其適於咖啡的種植,但我覺得,如果牙買加的阿拉比卡品種更加多樣化,生產出真正讓人叫絕的咖啡,藍山咖啡就肯定不配擁有它曾經的關注度了。藍山咖啡產量極低,大部分被日本買家搶走,還有些被填進添萬利酒的瓶子裡。牙買加咖啡大多比較普通,乾淨有堅果味。


墨西哥

墨西哥咖啡多種植於該國南部,與危地馬拉接壤的恰帕斯州據說是最好的產區。有跡象顯示,墨西哥在模仿鄰國的過程中也掌握了生產頂級精品咖啡的能力,不過今天的他們把大部分產品都賣給了美國人。南方產區的咖啡有巧克力味、焦糖味和堅果味;北方的咖啡醇厚度偏淺,柑橘風味更明顯。


尼加拉瓜

尼加拉瓜政府近年來大力鼓勵農戶採用優良的種植技術,此舉本身很正常,因為咖啡依然是該國的主要出口商品。實際上,很少有哪個國家像尼加拉瓜這樣依賴於咖啡:21 世紀初的咖啡價格大跳水導致尼加拉瓜的3 家銀行隨之破產。尼加拉瓜人民也不吝於發出自己的聲音。2010 年,他們走上街頭呼籲禁止生產羅布斯塔咖啡,但以失敗告終。尼加拉瓜人認為咖啡的品質才是換取好價格的關鍵,甚至對此奉若圭臬。很多農場也開始大方地向世界展示其果味濃郁、複雜而美妙的咖啡。尼加拉瓜咖啡的可追溯性亟待解決,大部分農戶依然習慣把咖啡交給大型水洗站加工處理。


巴拿馬

2004 年,巴拿馬翡翠莊園農場贏得全國咖啡競賽的“最佳巴拿馬咖啡”大獎,隨後以每磅20 美元(12.75 英鎊)的創紀錄價格賣出這一批咖啡,也讓巴拿馬從此名聲大噪。彼得森家族經營的這個莊園自此一發而不可收,幾乎每年都能贏得該獎;咖啡的價格也隨之水漲船高,2013 年甚至以每磅350 美元(225英鎊)的價格賣掉了一批咖啡。由彼得森家族培育的瑰夏品種如今風靡世界,農戶們無不認同這種咖啡的商業價值潛力巨大。其他的巴拿馬咖啡嘗起來非常輕質,有花香、柑橘味和茶味,但與瑰夏相比就不那麼受歡迎了。巴拿馬是世界最佳的咖啡出產國之一,但諷刺的是,由於美國人越來越喜歡在巴拿馬置辦度假屋,隨之而來的商業開發大有吞噬該國的咖啡種植農田之勢。果不其然,巴拿馬的咖啡總產量在過去的3年中應聲下降了15 個百分點。

640-3


巴拉圭

巴拉圭是咖啡世界裡的小國,年產量通常不超過2 萬袋(60 千克、130 磅),甚至不如鄰國巴西的某些中型咖啡園產量高。歷史上的情況卻並非如此。巴拉圭的咖啡產量在20 世紀70 年代達到頂峰後緩緩回落,80 年代的咖啡危機來臨後徹底一落千丈。僅有的一點咖啡沿巴西邊境而種,交通困難、政府的不作為加上基礎設施落後讓巴拉圭的咖啡水準相當糟糕。


秘魯

小型農場、大面積有機質土壤和高海拔是秘魯咖啡產業的三大關鍵詞。秘魯生產的有機阿拉比卡咖啡是市場上最廉價的,但它們的品質和穩定性會越來越出色——因為我相信這個國家有能力產出精品的咖啡。北部的卡哈馬卡大區是該國最大的咖啡種植區,佔秘魯阿拉比卡咖啡總產量的70% 左右,鑑於秘魯是世界第8 大咖啡生產國,這一產量其實相當可觀。拋開品質差異不談,秘魯咖啡通常質輕、乾淨、甜美、非常明亮,但偶爾果味不夠濃郁。


波多黎各

波多黎各的咖啡種植業愈發萎縮,2013 年僅700袋的採收量——某些官方數據甚至不會收錄這麼小的數字——讓這個加勒比海島國名落全世界規模最小的咖啡生產國之列。咖啡產量下滑的原因有很多,包括咖啡種子和肥料的價格飛漲。但最決定性的因素是採摘人嚴重短缺,致使超過1/3 的成熟咖啡櫻桃根本無人採摘。


委內瑞拉

委內瑞拉的咖啡極少出口。該國的咖啡年產量連續30 年穩定在100 萬袋左右,但卻越來越多用於國內消費。查韋斯政府於2003 年強制推行的嚴厲規定是造成這種情況的主要原因,使得委內瑞拉的年度作物出口率從20 世紀90 年代的50% 銳減至今天的2%。想買到委內瑞拉的咖啡著實不易。

亞洲及澳大拉西亞地區

640-2


澳大利亞

除了美國夏威夷州,澳大利亞是唯一商業種植咖啡的經濟發達國家。但該國的產量極低,種植構成也皆為現代阿拉比卡品種。澳大利亞的勞動力成本比欠發達國家高得多,他們沿東海岸的高海拔地區種植咖啡,大多實現了機械化採收。


中國

咖啡佔中國經濟的比重很小,但該國的咖啡產業逐年發展,至2013 年已有82000 噸的產量。隨著中國南方的雲南省(以普洱茶聞名於世)加入咖啡種植的行列,這一數字有望在5 年內增長50%,但若想與這種發展狀況相適應,中國的基礎設施建設仍需改進。雲南生產的咖啡大多是卡蒂姆、波旁和帝比卡等阿拉比卡品種,同當地的茶一樣,雲南咖啡酸度不高、香氣襲人、有堅果味。


印度

與某些ㄑ亞洲咖啡生產國類似,印度在大量生產羅布斯塔咖啡的同時也保有品質較高的阿拉比卡咖啡。印度咖啡多種植於該國南部,而氣候稍微涼爽的北部更適合種茶。季風馬拉巴是極具印度特色的咖啡,它的名字源自咖啡生豆受潮膨脹的處理手法——每年的季風季節這種情況經常自然而然地發生。季風馬拉巴以日曬法加工完成,因此咖啡豆本身野生、厚重的風格特性就被放大了。品質優秀的阿拉比卡咖啡在印度嶄露頭角,而該國的咖啡產業也在不斷摸索更多的品種。

640-1


印度尼西亞

印度尼西亞是首先進行咖啡商業種植的國家之一,僅晚於也門。這個國家由數量眾多的島嶼組成,每個島都以自己的方式詮釋著印尼咖啡的風格。其中最為出色的要數該國的爪哇島、蘇門答臘島和蘇拉威西島等著名產區,他們的咖啡總產量佔全世界的7%,也把印度尼西亞推上世界第三咖啡生產國的位置。印度尼西亞的大多數阿拉比卡種咖啡以半日曬法(當地稱giling basah,濕剝法)處理,酸度低、有泥土味和濃度到位是它們的典型風格,非常適合用於濃縮咖啡的拼配。蘇拉威西島的水洗咖啡品質更佳,呈現更多香料味和果味,但總體依然保留了印度尼西亞咖啡厚重的醇度。


尼泊爾

尼泊爾2013 年阿拉比卡咖啡產量雖然僅有5000袋(60 千克、130 磅),但這一數字已經是前一年的2倍、20 年前的10 倍,說明該國的咖啡產量應該會在將來繼續增長。近年來,尼泊爾農戶對咖啡的興趣與日俱增,其創收額甚至比玉米、小米和其他商品作物加起來的3 倍還要多。尼泊爾首都加德滿都的咖啡消耗量甚至已經開始挑戰茶葉的地位。


巴布亞新幾內亞

據說巴布亞新幾內亞的咖啡種植源於20 世紀20年代在此落地生根的牙買加藍山咖啡種子。據估計,今天的巴布亞新幾內亞有30% 的人口依賴於販賣咖啡的收入,其中99% 都是阿拉比卡種。該國最好的咖啡來自小城戈羅卡附近的東部高地,帝比卡、波旁和新世界品種有香草、煙草、雪鬆的香氣以及熱帶水果的果味。


菲律賓

19 世紀初的菲律賓是世界第四大咖啡生產國。由於羅布斯塔種在19 世紀90 年代才被正式歸入植物學分類體系,所以當時的咖啡都可以視為“阿拉比卡”。時光流轉,今天的菲律賓主要生產羅布斯塔和利比里亞品種,後者在當地被稱作“kapeng barako”。


泰國

泰國幾乎完全種植用於製作速溶咖啡的羅布斯塔種,但在該國北部的清萊和清邁地區也有少量的水洗阿拉比卡咖啡。優良的種植技術加有組織的管理手段讓這些地區的農戶收穫了幾無缺陷的好咖啡(包括卡杜拉、卡杜艾、卡蒂姆和瑰夏品種),經偏深烘焙後會呈現甜美的果香和獨一無二的熏香花香。

640


東帝汶

2011 年到2013 年間,東帝汶咖啡的年產量降幅從10% 增加到20%,這個國家本就不大的咖啡產業似乎前途難料。東帝汶與印度尼西亞同處努沙登加拉群島(東帝汶於2002 年從印尼獨立),多山多丘陵的地貌非常適於種植阿拉比卡咖啡,但這個為貧窮所困的國家不得不為經濟生存而掙扎。星巴克公司收購了該國的大部分咖啡產出,用作阿拉伯摩卡帝汶的拼配咖啡。咖啡是東帝汶產量最大的經濟作物,但願它可以幫助這個危機四伏的年輕國家成長發展。


越南

也許很多人沒想到,越南是世界第二大咖啡生產國。該國的產量仍不足巴西的一半,絕大多數都是品質低下的羅布斯塔咖啡。儘管阿拉比卡咖啡僅佔其總產量的5%,越南咖啡產業的龐大基數意味著這個數字比肯尼亞全國產量的2 倍還多。越南北部的小規模咖啡種植地星羅棋布,這裡的高海拔環境是阿拉比卡咖啡生長的必要條件,但高品質的咖啡依然難得一見。


葉門

葉門是最早進行咖啡商業種植的國家,靠近紅海東海岸的丘陵地區到今天依然能產出相當令人驚嘆的優秀日曬咖啡。葉門的咖啡種植幾乎全都由規模非常小的農戶構成,平均每處不過500 棵咖啡樹,每季產出大約160 千克咖啡。很可惜,這種狀況意味著咖啡的可追溯性幾乎不存在。某些帝比卡品種用地區來命名,但未必根據的是其生長的產區。也門的咖啡標籤上常常見到“摩卡”的字樣,也就是葉門對外運輸咖啡的港口城市穆哈。標杆品質的葉門日曬咖啡通常果味撲鼻。

內容轉自:揚州曼特寧咖啡
版權說明:感謝原作者的辛苦創作!轉載目的在於信息傳遞,並不代表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有文字和圖片作品的內容有誤,以及轉載涉及版權等問題,請與我們聯繫。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