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咖啡危機如何影響你?

世界咖啡產業正處於危機之中,這可能是咖啡價格跌至十年來的最低點,每磅0.88美元。下降主要是由於世界上最大的咖啡種植國巴西的兩年盈餘,通過將數百萬公斤咖啡豆推向市場,這對世界各地的種植者產生了嚴重影響,中美洲和非洲等咖啡生產地區的經濟問題也在起作用。

20190819_021228534_iOS

截至今年7月,市場價格已經攀升至1美元左右,但仍然是該行業10年來的最低價格。但是近年來,美國和英國的消費者看到拿鐵價格上漲,儘管農民在這過程中,看到的利潤不到2%。今天就來和大家聊聊這個話題,以下是危機在咖啡鏈中的每個環節上的表現:

首先先說咖啡豆最源頭,那就是給農民所帶來的變化,在全球範圍內,超過2100萬個家庭靠咖啡種植謀生,種植園一般每年都會看到一次大豐收,所以預計高、低週期,但是2018-2019的生產年價格已經跌至歷史低點,為了打破這種局面,大多數農民必須以超過1 美元的價格出售一磅咖啡。

20190819_021234515_iOS

國際咖啡組織(ICO),該公司於1963年在聯合國的支持下成立,以解決咖啡商品市場的可持續性問題。其執行主任何塞·塞特表示:如果咖啡種植農民在源頭無法滿足收入來源,整個經濟形勢開始出現不平衡,他們放棄種植,也荒廢疏於照顧他們的樹木的話,這對未來來說是非常不利的,因為需求每年增長約2%,相當於需要300萬袋豆子來滿足需求。同時他還補充說:雖然世界咖啡行業每年收入超過200億美元,但只有20億美元到達生產國家,最終達到種植者手中的不足10%。

20190819_021238273_iOS

所以顯然我們已經看到咖啡市場出現了不健康的失衡狀態,在整個供需鏈條上出現了不平衡,這也是一個業態連鎖反應所產生的問題,這個行業需要審視自己,並試圖本著共同負責的精神找到解決方法,以某種方式改善咖啡農民的數量。尤其是那些最小的農場。

在整個非洲,市場主要由這些較小的低保農場組成,非洲豆子我相信你都是小伙伴們特別喜歡的咖啡豆種植國了,然而關於業態內發生額問題,非洲可能會看到比其他地方更多的痛苦,因為非洲整體豆子的產量很低,與印度或越南咖啡農民相比,農民從他的農場獲得的咖啡數量是非常有限的,那麼這意味著當咖啡價格下降時,農民原本就已經很小的利潤率也下降了,因此無法支付學校和醫療保健等家庭需求。所以也有很多咖啡種植農開始進行了種植轉型,放棄咖啡開始投身利潤更高的糧食作物種植。

20190819_021241855_iOS

一位咖啡業內人士,他在加州帕薩迪納擁有一家烘焙廠和咖啡館,他一半左右的豆子來自他家人在危地馬拉的農場,但在7月底,他在危地馬拉的一位表親預計將失去他的農場。他說,咖啡定價的“繁榮和破產週期”不公平地傷害了像他表弟這樣的種植者。

20190819_021245975_iOS

我們早先幾年就在不斷倡導要做公平貿易,也一直都在強調對於咖啡烘焙商來說,需要支付更多的費用。但是我們也不能忽視一個場景,那就是烘焙商自身在一個生活成本高、勞動力價格高的城市經營業務,同時對於烘焙商來說,成本大頭更多來源運輸和持續的倉儲費用、勞動力、機器維護和其他融資成本。

我們再來看看面向消費者一側都帶來的影響,這個就會講到,那麼一杯拿鐵的價格到底是如何分解給消費者的呢?其實咖啡的零售價與實物種植者的價格沒有太大關係,一杯咖啡能達到種植者的金額是1-2%,但是勞動力和租金、營銷等東西都佔據了最終價格的很大一部分。

20190819_021249402_iOS

一杯拿鐵售價4美元的話,那麼當中只有10%是咖啡本身的費用成本,其他則是有機牛奶、勞動力、杯子、蓋子和咖啡調味品都是相關成本因素。個例子,在紐約市的全國范圍內,智庫咖啡連鎖店(Think Coffee café 的咖啡總監EnriqueHernandez 表示,製作小拿鐵要花費0.28美元的成本,為了支付其他非咖啡的成本費用,最終售價需要在4.25美元,然而由於租金和最低工資費用的增加,這個價格今年將上漲到4.50美元。

20190819_021259188_iOS

面對這樣供需關係,種植與銷售環節在鏈條中,咖啡行業牽動著全球經濟的發展,這絕非是單純一個行業面對的問題,而且需要我們共同尋找解決方案,以此才能得以獲得可持續發展的可能性。國際咖啡組織和其他行業組織正在努力改變,比如將小農場收入與其他收入來源多樣化,授之以漁傳授風險管理,簡化生產鏈,通過採用環境智能農業來應對氣候變化。

20190819_021302876_iOS

同時我們還需要促進咖啡生產國家的咖啡消費,那裡的咖啡消費通常很低,同時還需要建構和搭建促進種植者和烘焙商之間的直接貿易關係。這裡就不得不提及像知識分子這樣的高端咖啡公司就是很好的這種直接貿易合作的例子,知識分子算是業內有名的專注於尋找“弱勢”農場,而不僅僅是從富裕的業主那裡購買,並花錢為他們合作的農業家庭創造更好的生活條件。知識分子在美國各地都有咖啡館,他們通過這樣的做法來提高可持續性,包括直接從中美洲和南美以及非洲採購咖啡豆,並為農民舉辦研討會。

20190819_021307099_iOS

甚至業內也有一些人在呼籲像雀巢這樣的大買家支付更公平的價格,不要用低質量、廉價的咖啡淹沒市場。也還有經濟學家發言呼籲建立一個全球咖啡基金。隨著咖啡種植者被迫權衡生活成本,從容選擇他業來謀生,世界各地廢棄的種植園可能足以激勵新的變化,如果我們今天沒有投資,我們將來可能沒有足夠的咖啡。

文章來源:啡香之旅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