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說| 咖啡行業中的女性主義Cafeminism

 

IMG_6440

曾在Gimme 擔任過咖啡師、烘焙師、採購專家的Anunu 認為,咖啡工業並不是一個包容的行業。如今,Anunu 正在致力於支持Fair Trade USA 工作,推廣可持續發展貿易模式,為咖啡生產者提供幫助;同時,她還是精品咖啡協會(SCA)的高級經理。

IMG_6441

Colleen Anunu

“ 咖啡工業的發展取決於那些擁有能力、資源、機遇的人。 ”Anunu說道,“那些擁有時間、資金、信用等必要資源的人更有可能成為咖啡企業家,說白了,這是一個由白人男性主導的行業。”

之於自己的成功,她表示:“我擁有比較好的學歷,並且經過繼續深造,同時我擁有比較充裕的時間,這些資源讓我獲益頗多。”

雖然Anunu 也遇到了比較好的發展機遇,從業經驗也超過了10年,但她仍感覺被束縛在一定的範圍內,令她無法向更加專業的層面發展,這在女性和少數民族人群中非常常見。

雖然發展受阻,但她不曾放棄,她決定另闢蹊徑,尋求自己的職業發展。她決定攻讀Cornell University 的國際發展碩士學位。

“ 這並不是一個咖啡從業者標準的職業軌跡。 ” 她說道,“我認為大部分女性、有色人種、少數民族等都會遇到相同的境遇,他們不得不自己想辦法,因為機會並不是留給他們的。”

IMG_6442

Paula Koelemij

Paula Koelemij  是荷蘭  Simon Lévelt  公司採購及產品類別經理。她認同咖啡工業存在不公平的現象,並認為這一現像源自人類的天性。

“ 歐洲人天生具有保護主義傾向,他們無法接受多樣化和差異性。 ” 她說道,“歐洲人喜歡呆在自己的小團體裡,團體內的人必須有相同的想法、價值觀和喜好。”

在上世紀90年代初進入咖啡行業以前,Koelemij 曾參與過女權主義運動。“當我進入咖啡行業時,我被震驚了。當時我去公司開會,會議桌上就只有我一個名女性,所有人都是男的,穿著西服,打著領帶。”

25年之後的今天,咖啡工業的女性從業者數量的確增多了,但男女比例依舊失衡。

“ 我認為這是意識形態問題。 ” 她表示,“在行業裡,總是男性在發現問題、解決問題。作為女性,雖然我們積極參與、願意做出改變,但大多數情況下我們總是隨波逐流。”

“ 你可以找任何一名女性同事,問她是否遇到了不平等問題,她肯定會說:’沒有啊,沒遇到過。’這是一種自我防禦的本能,她們總是希望忽視,盡量避免自己成為受害者。 ”

IMG_6443

Rahwa Gebremeskel

咖啡師  Rahwa Gebremeskel  並不認為自己是受害者。

“ 我不想以受害者自居,因為我有控制自身能量、改變周遭環境的能力。 ” 她表示。

正是強大的內心,令她在面臨放棄在荷蘭鹿特丹Barsupport 公司的咖啡師工作還是放棄陪伴自己孩子的艱難抉擇時,從容不迫地做出了自己的選擇。

“ 母性是魅力的,但面對孩子和工作,每一位母親都會面臨抉擇。當我懷投胎時,我決定繼續自己的全職工作,讓我媽媽代我照顧孩子。在生完孩子的頭6週,我的確是這樣做的。但我逐漸感覺到,自己在孩子生命中的地位發生了嚴重缺失,這是不對的。 ”

在生二胎時,Gebremeskel 決定放棄工作,成為全職母親。“這是個艱難的決定。我熱愛我的工作、我的顧客和同事,但我認為這個決定是對的。”

IMG_6444

Rose Van Asten

Rose van Asten 是一名母親,同時也是荷蘭一家咖啡諮詢公司的全職員工。“母性並不是你放棄工作和目標的理由,不要害怕做出決定。”她表示。

在過去,只有女性需要面對工作和家庭的雙重壓力;但如今,越來越多的男性也開始承擔更多的家庭責任。

“ 我們傳統地認為母親就應該帶孩子,父親就應該出門打工賺錢。 ” 她表示。

在家裡,van Asten的丈夫承擔了更多照看孩子的責任。“有時候很多母親不願意回到工作崗位,父親也不願意照看孩子。”她表示,“我知道我的丈夫在外面會遭到很多質疑,他肯定在考慮自己該如何向同事和朋友們解釋,但他對此並不在意,並不認為照看孩子事件丟人的事情。雖然他曾因為沒法給家裡賺錢感到困惑,但現在他明白了,無論是工作還是照看孩子,都是在為家庭做出貢獻。”

IMG_6445

Michelle Johnson

Barista Hustle 始終致力於推動咖啡工業的男女平等。作為一個咖啡訂閱服務、咖啡教育資源和網絡社區平台,Barista Hustle 特別邀請了博主Michelle Johnson 專門撰寫了有關咖啡行業和咖啡廳內性別、人種和包容性問題的文章。

Johnson 認為包括社交媒體在內的市場營銷和溝通非常重要。“Barista Hustle 致力於為盡可能多的人提供教育資源和產品,這和我的個人追求十分契合。”她表示,“在他們的幫助下,我可以將自己作為一名咖啡社會運動者的經歷分享給更多的人。”

Johnson 表示,人人平等理念在咖啡行業內正在加速推廣,但尚未徹底完成。

“ 我認為人們需要對性別和人種問題給予更多關注,尤其是對於有色女性,她們可能受兩方面歧視的雙重壓力。我就是一名黑人女性,我在過去就經歷過相似情況,我相信和我一樣,或是比我的情況更為複雜的人,她們遇到的處境肯定更加困難。 ”

從她自身的經歷看,男女不平等和人種歧視問題在整個咖啡供應鏈中普遍存在,尤其是有色女性得到的報酬更少,上升至管理層的機會微乎其微。“我們需要更多聆聽她們的呼聲,真正做到在咖啡工業內的人人平等。”

Johnson 建議,咖啡企業應當保證工作環境的開放、多樣化和包容性。“僱傭更多的黑人,尤其是女性,一旦做到了,你就能真正了解她們的感受,聆聽他們的心聲。”

對話引發關注,關注帶來行動,行動才能帶來改變。無論是從業者還是消費者,我們都有責任推動咖啡工業成為一個更加包容、平等的行業。

作者:Anastasia Prikhodko

英文原文地址:www.freshcup.com/cafeminis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