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折磨咖啡師,教你幾招新方法!

很久以前,人們認為咖啡就是老三樣:卡布+ 拿鐵+ 美式。

但隨著咖啡的不斷普及以及咖啡沖泡技術的不斷創新,如今可供消費者們選擇的咖啡種類不計其數,令人眼花繚亂。

再加上亂入眼簾的各種消息,讓人們不得不重視起來的健康問題,消費者們逐漸形成了自己的消費習慣,有些習慣甚至在咖啡師眼中開始變得“怪異”和“刁鑽”。

現在,就讓我們來領略一下,一些精品咖啡廳裡遇到的“奇葩”咖啡點單,儘管這些咖啡館在墨爾本。 IMG_4914

Small Graces

Bec Howell是Small Grace咖啡廳的合夥創始人,在她看來,無論顧客點什麼,咖啡師都不應該予以個人評價。

“比如很多成年人會點Babycino  (兒童飲用的咖啡,其實就是經過打發的牛奶),而且他們並沒有帶孩子。

有一次一個商人和他的同事一起來這裡喝咖啡,我估計他是已經喝夠了咖啡,所以他點了一杯Babycino,這雖然有些奇怪,但所有人都表現的很正常,並為他提供了熱情的服務。”

折磨咖啡師方法一
咖啡師:請問您想喝什麼咖啡?
顧客:最近咖啡爭議太多,喝什麼都行,就是裡面不要放咖啡。

IMG_4950

Howell還說道,每天她的咖啡廳都會接待一名女士,她每次都點半脫脂、半杏仁牛奶卡布奇諾。“她認為這很好喝,覺得牛奶的奶味太濃了,而杏仁奶的奶味又不夠。”

此外,無因咖啡和低因咖啡也是很常見的“奇怪”餐點,“最近有一位顧客讓我們給他做一杯半無因、半有因的咖啡,或許他覺得無因咖啡沒勁兒,普通咖啡的勁兒又太大了吧。”

那麼,在Howell 看來,哪種需求是連她都接受不了的呢?

“的確有過,曾有一位顧客讓我們為他做一杯’魔法咖啡’(雙倍意式濃縮+3/4牛奶),且咖啡要是低因的,牛奶要是脫脂的,杯子要是超大的。

奧,說到脫脂牛奶,我有些受不了有些人點了脫脂牛奶還要加糖,這太奇怪了。”

折磨咖啡師方法二
咖啡師:請問您想要什麼咖啡?
顧客:來一半特別提神的,再來一半一般提神的!
The Vertue of the Coffee Drink

The Vertue of the Coffee Drink經營者Mike Cracknell表示:“我個人覺得,估計很多咖啡師也同意我的觀點:最奇怪的咖啡就是用代奶產品製作的奶基咖啡!”

這並非是他的個人觀點,而是有科學依據的。“ 打發豆奶或杏仁奶真的很難,而且打發之後的味道很奇怪。”

IMG_4916

“有一次一位女士讓我們為她做一大杯雙倍意式濃縮拿鐵,但要用1份半的普通意式濃縮和半份無因意式濃縮咖啡做,還要用杏仁奶。

這簡直是在浪費咖啡,而且做起來太難了,這個段子至今仍時常被我的員工們提起,我們永遠忘不了那杯咖啡有多難做。

此外,我還清楚地記得一位男士要我們做出史上最燙的咖啡,同時還不能把牛奶煮開。

我向他解釋道這根本不可能,但他仍然堅持要喝,他說其他咖啡廳都能做到,因此我們嘗試著去做了。

他喝了一口表示很失望,於是我們又試了一次,這次牛奶完全煮開了,但在他品嚐之後,他滿意地看著我說:’看,這能有多難?’,呵呵。”

折磨咖啡師方法三
顧客:我想來一份拿鐵,不加奶!
咖啡師:不好意思,本店早餐不買油條和豆漿!
St. Ali

St Ali 的創始人Salvatore Malatesta 在墨爾本經營咖啡廳已經有20年之久,作為墨爾本咖啡市場發展的見證人,Malatesta 表示自己見過所有“奇葩”的咖啡。

“有一位常客,他每次都點很濃的3/4無因咖啡,我本以為他是喜歡品味咖啡的風味,並不在乎咖啡因,但誰成想他又要求加一半的豆奶和一半的脫脂牛奶。

我認為半奶只有美國人幹的出來,沒想到在墨爾本這一現象愈發常見。”

IMG_4917

“還有位顧客要了Flat White,但要放在2個杯子裡,2杯咖啡的量必須完全一樣,我懷疑他是想用1杯咖啡的錢買2杯咖啡。”

和Cracknell 一樣,在Malatesta 看來,最令人頭疼的咖啡便是做得巨燙的咖啡。

“有一次一位女士要求我們給她用陶瓷杯做一杯超高溫的咖啡,為了不燙壞她的嘴我們事先用熱水泡了咖啡杯,並把牛奶完全煮開,當杯子遞到她手中時她根本拿不住,沒想到她說這還不夠燙!”

折磨咖啡師方法四
咖啡師:你好,一杯卡布奇諾28元!
顧客:不好意思,我就剩下14元了,可以來半份嗎?
BAWA

Ki Yong Jung 是BAWA 咖啡廳的首席咖啡師,每天要製作600-700杯咖啡。

Jung 自己每天要喝8杯意式濃縮或滴濾咖啡,他表示來BAWA 的顧客最常點的是Flat White和拿鐵,但有時也會出現比較特殊的顧客。

IMG_4918

“我記得有一位顧客要了一杯超濃、脫脂、多沫、高溫卡布奇諾,還要半滿!她說只有這種咖啡才能讓她感到幸福。”

但其實,Jung 本身也是個“怪人”,他一直在用茶和咖啡做實驗,嘗試製作“茶咖”,“我用冷萃咖啡和冰茶做過實驗,你首先會嘗出咖啡味,然後是茶味,最後還有葡萄的香甜。

折磨咖啡師方法五
顧客:可以幫我做一杯讓我感覺到溫暖、幸福、甜蜜的咖啡嗎?
咖啡師:對不起,我已經結婚啦!
Matcha Mylkbar

來到墨爾本,你一定不能錯過Matcha Mylkbar,這裡的甘藍、薑黃和竹炭拿鐵令人拍案叫絕,其創始人Mark Filipelli表示,Matcha Mylkbar 成功的秘訣就在於推陳出新。

但即便Filippelli 也會認為一些顧客的要求過於“奇怪”。

“我們曾做過很多奇怪的咖啡,例如,單品杏仁奶拿鐵,結果現在這種咖啡已經成了這裡的標準飲品。”

IMG_4919

在這裡你找不到普通牛奶,咖啡廳只提供杏仁奶和椰子奶等代奶產品,這裡的十二款拿鐵的配料包括花生醬、蘋果醋、蘑菇等等。你可以花10澳元嚐嚐這裡的Rainbow Equalatte,這款咖啡是用薑黃、甜菜根、甘藍、杏仁奶和椰子奶製成的。

下一步,Filippelli準備將品牌引入美國。“美國人喜歡冒險,我們還計劃推出發酵蔬菜來搭配咖啡,請各位拭目以待!”

如果遇到上面這些顧客,咖啡師們,你們準備好怎麼應對了嗎?

 

原作者: KATE SHANASY

英文原文地址: www.broadsheet.com.au/melbourne/food-and-drink/article/guide-melbournes-oddest-coffee-order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